言情小说网 > 唐绍 > 第一百四十章 苦茶

第一百四十章 苦茶

  正当太原府在拟写联合诸镇抗梁的檄文时,周德威从南边又传来了新的军情。

  军情第一时间被送到了行军司马王缄的手里,他没去知会郭崇韬等人,便独自带着刚拿到手的军情去王府求见李存绍。

  “据李袭吉禀奏,三日前梁军大将、昭义军留后使丁会率一部偏师万余人北上进犯周德威所驻的太平驿。不过梁军进攻似乎只有试探之意,与周德威草草交手两仗后便又退回了潞州城外的梁军夹寨。”

  王缄将军情的内容简要一说,又上前将李袭吉的亲笔递给了李存绍。

  李存绍细细看过一遍后,也赞成王缄认为梁军只是试探的推断:“梁军是想看看父王死后,将士们还有没有一战之力。”

  李存绍其实早已料到李克用死后梁军会有新的动作。这也是为何他要让周德威继续统领南边晋军的原因之一——不仅因为周德威有足够的声望与威信镇住军中的骚动,更因为周德威是当初李克用亲点的主帅,继续任用周德威有利于安抚军中那些一直跟随李克用征战的将领们。

  王缄犹豫着说:“周德威一直都想出战挫挫梁军的锐气,下官以为,不如?#36864;?#21608;德威的意思,让他也去潞州外挑阵一番。”

  自从周德威重新统帅大军后,每隔几日便来信向李存绍请战,只是?#30475;?#37117;被李存绍好言拒绝了。

  听了王缄的话,李存绍摇摇头,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主意。在他看来,周德威若真的?#37034;?#25569;取胜,上月驰援南?#29575;本?#24212;该与梁军打起来了,何须要等到现在李克用死后,军心不定时才战?李存绍觉得周德威对出战表现的这么积极,无非是想投桃以李,表明自己没有?#24403;?#33258;重的心思罢了。

  不过除?#35828;P拿?#28982;出战招致大败外,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李存绍想等诸镇起兵之后,趁朱温调转军势时由自己亲率劲旅去击败梁军,亲手去解除河东的危局。

  等到收获了联合起诸镇带来的巨大影响,又在战争中积累够相当的武功威望,自己才算是真正坐稳了现在的位置,也算是真正地得到三镇近十余万将士的认可。

  “不急,出战解围也不过是这一两个月间的事。如今最重要的是赶紧将联兵讨梁的檄文分传诸镇,不然再拖下去,潞州粮食耗尽,李嗣?#28079;?#19981;能在?#36865;?#26753;军的围攻下坚持下去就是未知之数了。”

  “下官明白,这就去催催郭判官他们。”说完王缄便拱手?#24613;父?#36864;。

  “这份檄文不好写,而且从沧州随我来的将士们?#19981;?#27809;修整完毕。眼下时间虽然不多,但还不至于让我们手忙脚?#25671;?#19981;必去催,让郭崇韬他们尽?#30007;春?#23601;?#23567;!?#35828;完李存绍目光一转,又瞥见案?#20384;?#34989;吉的军情,伸手示意王缄带回去,一边说道:“李司马是全河东文采最好的,若是他在太原,这篇檄文交给他是最合适的。”

  王缄抬头看了李存绍一眼,接过军情不动声色地告退了。

  等到阅完了今天呈?#20384;?#30340;文书,吩咐侍宦将一沓文书送回官署后,李存绍没有别的心情,又琢磨其联合诸镇起兵的事。虽然觉得这事八成能成,可他难免担心会有别的变动,万一李茂贞怂了,万一杨行密忙着别的战事……自己一心要操持的第一件大事最后就会变成一桩笑话。

  不过等过两天檄文发出去,自己能做的便只有等诸镇的消息了。他暗暗下定决心,?#36864;?#30495;的没人响应,自己也要带兵去潞州好好跟梁军干一场大的。

  胡思乱想间,他?#38590;?#30555;突然一亮,想到了三国时刘?#36866;?#25152;授的衣带诏。蜀汉主刘备不就曾因受献帝的衣带诏而有了抗曹的名分?若是自己也有了天子所授的衣带诏,想必诸镇的顾?#19988;不?#23569;一些吧?

  不过天子没给自己什么衣带诏,想要就只能造假。他迅速在脑海里构想出了一个故事?#27721;?#23453;光去沧州名义上是出任监军,暗地里实则另有官家的差遣。官家在华州料想到不久后会被贼臣所掠,便立下衣带诏,命韩宝光交给忠义之臣——的儿子。

  李存绍一拍手,觉得这想法似乎可?#23567;?#38889;宝光本就是朝廷使者,又常出没官家近身,以衣带诏私授自己并非是件不可能的事。所以?#28784;?#33021;弄出那衣带诏来,此事便会有几分可信?#21462;退?#32874;明的?#22235;?#20174;中看出些?#22235;擼?#20294;在民间传开了也同样利于自家用兵。

  至于那衣带诏该怎么做,李存绍虽然不知道,但想来那些和针线打交道的妇人们肯定知道。而王府里适合办这事的妇人,也只有刘姬一个。

  事?#28784;顺伲?#26446;存绍当即便?#24613;?#24046;人去西苑找刘姬。想了想又觉?#38376;?#38401;不适?#20384;?#25509;见后院的人,于是又吩咐宦人去请刘姬在花园里等自己。

  等李存绍到花园里,刘姬?#35328;?#20141;中坐着等他了。

  李克用死后府上一?#20889;?#20461;,刘姬今天也只穿着一身?#23462;端?#32937;的翠色襦裙,两条玉般洁白的手臂款款环在腹前。见到奴仆们簇拥着李存绍过来,上前迎道:?#26263;?#19979;又有?#34892;?#26469;?#31361;?#20102;?”

  李存绍挥退身后的奴仆,独自一人走进亭子:“在哪都不方便单独见你,所以便想到了此处。”

  刘姬坐下,李存绍这才注意到她身前的矮案上正温着一壶水,一个碗里盛着一叠浅绿的粉末,旁边还有一个像是刷子似的东西。

  刘姬一直注视着李存绍的目光,指着案上的那些东西向他解释道:“这是前几天刘妃从崇福寺里托人捎来的茶叶,说是从江浙那边走海?#21545;?#26469;的,可比金子还要精贵呢。”

  李存绍一阵无言:“母亲在寺里的日?#25317;?#26159;清闲,又是送香又是送茶。”

  ?#26263;?#19979;有殿下操心的事,王妃也有王妃操心的事。”刘姬将壶里的热水倒进碗里,一手?#20284;?#37027;碗,一手拿起茶筅按?#25345;?#29305;定的轨迹在碗里打涮着。“?#36864;?#26159;妾身也有要忙的事,跟曹阿娘既要学舞乐,又要?#32610;?#32483;,这点茶的法子也是这两天从陆鸿渐的《茶经》中学来的。”

  说着刘姬停下手上的活,将小碗递给李存绍:“妾身手艺还生疏,殿下帮?#39029;?#23581;。”

  李存绍正觉?#27599;?#28212;,从刘姬手上接过茶碗,无意?#20449;?#21040;了刘姬触感微凉的指节。

  刘姬心里一动,递过茶碗就忙把手缩了回来。

  李存绍用双手捧着茶碗,端详一阵,觉?#32654;?#38754;的粉末应该是?#25345;致?#33590;。既然说比金子还贵,味道应该不错。想着他便凑到嘴前抿了一口。

  没想到茶水入口却苦涩的要命,差点没被他从嘴里啐出来。

  李存绍放下茶碗,一口也不愿再尝,对刘姬连连摇头:“这茶太苦。”

  刘姬看到李存绍郁闷的表情,咯咯掩嘴笑了好一阵才缓过来:“如今大河以北敢让殿下吃苦的人,恐怕只有我了。”

  http://www.28396475.com/html/119/119026/45666214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8396475.com。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qxs.cc
英超联赛2018赛程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