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笔趣阁 > 哑姑玉经 > 508 情义

508 情义

        春风和缓,所过之处,高处的野树发芽长叶,低处的野草一片片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行军医?#39318;?#37324;,黑小白在擦拭一把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把上好的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老兵凑过来,“没看出来啊,你这个闷性子人,身上还带着这?#26149;?#19968;把剑。给我摸摸?#26032;穡俊?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不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兵伸手来取剑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忽然变脸,一脚蹬过来,踢在了胯部,疼得老兵呲牙,“不给瞧就算了,何必生气呢?你这个怪人近来是怎么啦?成天板着一张脸,好像谁惹你不高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不理他,推长剑入鞘,起身走出大帐,望着远处巍峨连绵的山峰走神,眼前的路,何去何从,他深感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走,就这样悄没生息地离开,回去找她,两个人相守着过平凡日子,一辈子会平安喜乐的;可是,这内心真的就能走得安然?

        要是留下来,这路又要怎么走?眼的路,好像路走着走着就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路漫漫,那个带头的长辈殁了,标杆和希望也就坍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耳边有深深浅浅的呻*吟,那是一些杯饥饿、疾病、伤痛?#25214;?#25240;磨的弟兄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漫长的寒冬?#21069;?#36807;去了,可眼前的新春并不怎么令人?#32769;玻?#30456;反而是越发让人感觉满目疮痍,心境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经不问军事,远离纷争,只埋头于治病救人接骨疗伤,以为这样便能等到一个好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当初隐?#31456;?#21517;一头扎入军中,做?#24187;?#40664;默无闻的小军医,竟然是个错误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听见满耳的痛苦呻*吟,心头忽然一阵莫名的烦躁,只想甩开他们一个人静?#30149;?#20182;信步走,远离了大帐,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怎么办?走,还是留?

        信手捻起一块石子,看了看,心里默默念道:这石头一头尖一头圆润,扔起来再落地,尖头先落地为正,圆头先落为反,正了走,反?#35828;幕啊?#30041;。

        闭上眼捏着石头默默祈祷:“我挺想你的,挨饿受冻的日子里,漫漫长夜里冻得睡不着,都在想你,想和你相识的每一天,从最初的相遇,到后来一点点接近,再到后来成了恋人,再到后来……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酒醒后我只有后悔,我曾经想过,这辈子要是能重新来过,我哪怕什么都不要,也要一辈?#20323;阅?#19968;个人好……这样的机会竟然真的出现了,从重新见到你的那一刻,我就下了决心,这辈子,再也不会辜负你。可是……如今,我究竟要什么呢?你,还?#21069;?#23478;满门?#32422;?#36825;两万将士的身家性命,还有白老将军苦苦经营一生的英名声誉……有时候我真想就这样毅然离开,白家的事,白老将军的事,东凉国的事,说白了和我们有什么关?#30340;兀?#21487;是,为什么我心里总觉得舍不下,放不开,爷爷他,白老将军,实在是对我太好了,这样的人,我真的要辜负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沉吟许?#33579;?#24573;然抛起,石子在空中划出一?#32769;擼?#28982;后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改了主意,不?#20154;?#33853;地就从空中操手接住,不看,只是顺手丢到身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步走向不远处两个扭打在一起翻滚的兵士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是两个兵士,一个是个嫩生生的兵娃娃,另一个都有胡子了,两个人正打得兴起,身子在草地上碾压得青草乱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两人嘴里还不停地骂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的一边打一边喊:?#30333;?#20320;这没良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的不服:“你就是个傻子,人都死了,你还护着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的大喊:“不许你信口污蔑白老将军清名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的委屈:“那是我污蔑,都是他害了我们大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的在小的脸上抽一巴掌:“他对我们还不好,?#32422;?#39295;着,还把马骨头汤省出来亲手喂给伤员。我们都吃了马肉和骨头汤,只?#20852;?#19968;口没吃,夜里饿得睡不着?#20302;?#36215;?#26149;?#20937;水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的反手打回来:“可如今我们落到了这步田地,就是跟错了他的缘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老一少两个兵士像两个疯子,带起草地上的?#23601;?#39134;扬,就连草丛里准备下蛋孵蛋的雀儿也被惊起乱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——”老兵一巴?#23110;?#22312;小兵屁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兵捂住屁股大嚷:“你个老东西真下得了手啊,我这屁股上的刀伤才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忽然冷冷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声惊到了两个打得淋漓酣畅的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放开手掉头看,同时反问:“黑军医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#24184;?#38453;了。”黑小白一屁股坐在草地上,“你们争什么呢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兵揉着屁股,“黑军医你来评评理,我说我们如今困守在这深山谷里,求死不能求生也不能,本来我以为熬出一个冬天就好了,谁知道没死在寒冬?#38712;攏?#30524;看着要死在眼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兵气愤:“你胡说,我们这些?#35828;?#21021;跟着白老将军出来谁不是自愿的,如今白老将军连性命都搭上了,你倒说这样没良心的话,你真是不配在白老将军手下当兵,更不配说?#32422;?#26159;跟着白老将军一起吃过苦受过罪打过仗的兵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兵委屈:“我哪里是?#32422;好?#30528;良心胡说呢,都是军营里那些人说的。他们说我们大家本来是奔着白老将军来的,他英名世人皆知,又能征善?#21073;?#36319;着他有朝一日肯定能熬出头,大家都博一个好前程,也能图个封妻荫子的,谁知道这一趟出来晦气,受尽苦难不说,如今白老将军?#32422;?#20063;死了,我们这些弟兄们还熬在这里有什么?#33579;?#21069;途是不敢指望了,只怕这样下去早晚?#24184;?#22825;被朝廷的兵当?#39029;?#36156;子围困致死,死了连个坟头都没有,就只能抛尸在这深山荒谷里。”说着落泪,满眼都是思念家乡、亲?#35828;?#30524;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兵叹一口气,颓然坐下,“谁说不是呢。我们走到如?#35828;夭剑?#26159;一开始谁都想不到啊——可你们也不能把罪过全都推到白老将军头上去。老将军他也有?#32422;?#30340;无奈,自从拉我们出来的那一日起,千斤重担便压在他一个人肩头,我作为近身伺候的人,又是早年间甲子兵中残留的老兵,我怎么会不知道白老将军的为人和胸怀呢,拍着?#30446;?#31389;说话掏心窝子的实话,放眼如今的天下,这东凉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他一眼把天下苍生、黎民百姓放在心中第一位的人!白老将军,堪比史书中大宋朝的岳飞啊——他从年轻时候起事以来就带着弟兄?#24708;?#24449;?#38381;剑?#21518;来遇上一代开国明君一世皇,他立下的功劳那真是赫赫如山啊——他受过多少罪,吃过多少苦,打过多少仗,身上有多少刀伤剑伤,乱军阵中飞刀砍掉多少敌军首级,砍翻多少敌军大旗,凝聚起多少人心,肖力年你这?#38405;?#22902;的娃娃怎么会知道?那?#37239;伤?#26376;,你们都是没看到,没经历过,所?#38405;?#20204;才敢这样信口胡说,以后胡说的时候先摸摸你们的?#30446;?#31389;吧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动情处,他?#20384;?#32437;横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慢慢跪下,双手搀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慢慢问道:?#38712;?#20320;眼?#34892;?#20013;,白老将军真的这样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兵擦一把泪,“?#39029;?#22823;彦这辈子最讨厌那些不说实话的人,我本来已经是带着儿孙在乡间种田耕地,过着?#21592;?#31359;暖的小日子,我为什么要跑出来参与起兵,都是忘不了白老将军对我们的好啊,想我年轻的时候,跟着将军跑遍了整个东凉国,哪片土地上没有我们的马蹄踏过呢——真的是一寸河山一寸血啊,东凉国如今的好日子是我们这些人脑袋提在手里换来的——白老将军不忍心眼看着大好江山被摩罗国铁骑践踏,更不忍看着数数万苍生百姓被他们杀?#23613;?#30333;老将军既然带头起兵迎?#21073;?#25105;们这些旧日的老兵自然不能旁观,我们愿意和将军一起金戈铁马,一起出生入死,一起为东凉国的无辜百姓拼杀出一个能够安居乐业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大彦说着捂住脸大哭,“我们和将军之间这份情义,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会明白呢,这是?#37239;伤?#26376;里一年一年磨练出来的,我?#32531;拮约豪?#20102;腿脚不利索了,感觉也迟钝了,没能及?#36744;?#35273;出将军最后的打算,早能察觉出来的话,我真是宁可跟着将军一起赴死的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的情义……兵士和老将军之间的情义……”黑小白喃喃回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?#21069;。?#30333;老将军他真的是天下少有的好将军呢,打仗从来冲在最前头,吃饭睡觉和最普通的将士一模一样,好几次就为掩护不知名的小兵而受了伤呢,想当年?#24184;?#20010;新兵操练时候不认真,上了阵一紧张连枪都捏不稳,乱军阵中眼看被飞簇射中,都是老将军啊,不顾一切扑过来替新兵挡下了飞簇,胳膊上深深扎进去五寸呐,疼得晕了过去。但是丝毫都没责罚新兵。等伤势好了后,他还亲自带着这个不懂事的新兵练?#21543;?#26432;。你们知道这名不懂事的新兵是谁吗?就是?#39029;?#22823;彦啊——”成大彦再?#25991;?#27882;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娃娃肖力年听得入神,忘了刚才还和成大彦厮打,凑近来坐到跟前,瞪圆眼睛:“你真是那个新兵?你倒是很幸运啊,老将军居然还亲身为你挡过飞簇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目光炯炯看着这张年轻的娃娃脸,“其?#30340;?#20063;得到过他的照顾啊,你屁股受伤昏?#38405;?#38453;子,他亲自帮着我给你上药。你屁股上有个巴掌大的黑色胎记,他?#31508;?#36824;伸手摸了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肖力年慌了,羞得脸红:“真的假的,将军他竟?#24187;?#36807;我的屁股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大彦瞪他:“还不?#22993;?#23617;股呢,最后那?#38382;奔?#26432;了战马吃肉,?#24184;淮文?#19981;是?#20302;?#21741;着说吃不饱吗,分肉的时候火头军特意给你碗里多分了一勺子,你知道那是谁的一份吗?就?#21069;?#32769;将军的,他把?#32422;?#30340;省下给了你,他?#32422;喝?#19968;?#22993;怀远?#35199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肖力年惊呆了,望着眼前满眼碧绿青草,再看看高处被山谷烘托得高远深蓝的天,眼里慢慢有了泪光,喃喃自语:“我竟然不知道这些,老将军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伸手给他抹泪,“如今老将军人已经走了。再说,再哭,也都迟了。如今眼前这路要怎么走,都是需要好好想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大彦点头:“其实刚才和肖力年小兄弟起了纠纷,都怪我骤然听到有人这样?#36234;?#20891;言语不恭,我才火气上头动了气。其实弟兄们心里着急,?#36764;保?#19978;火,我都知道啊,我这心里也是满肚子的火呢——将军就这样死了,尸身被乱军马蹄踏为肉泥,首级?#20004;?#39640;悬摩罗军辕门,想起这些谁心里不是刀子在扎啊——黑鹤将军和?#24179;?#20891;每天除了争吵就是争吵,日子就这么拖着,谁知道以后我们这些?#35828;?#20986;路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望着眼前这双饱经沧桑的眼睛,“那依照你看来,我们这些幸存的人,要怎么走接下来的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大彦摇头:“人无头不走,鸟无头难飞啊,我这些日子冷眼看着,我们这两万残留的人马,最缺的已经不是粮食兵器,而是一个有头脑有才干又能凝聚人心的统帅,哪怕不如白老将军那样,但也要比黑鹤将军和老云强一些才行啊——黑鹤将军一辈子脾气暴躁行为鲁莽,白老将军活着还能压着,如今他火气越发大了,老?#24179;?#20891;上了年岁,如今也不中用了——唉,白老将军临走苦心安排,却就是没能为我?#21069;?#25490;一个这样的人才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小白望着高远的蓝天,慢慢点头,只?#20852;约?#30693;道,他心里那个久久难以决断的心意,这一刻有了答案。

  (http://www.28396475.com/html/56/56869/26535858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28396475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yqxs.cc
英超联赛2018赛程表
期香港六合彩开奖 劲爆体育篮球比分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图 3d开机号近10期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30选5基本走势图 通比牛牛好玩吗 磐石体彩 山东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中国象棋教程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推荐 甘肃11选5任三 彩票双色球个十百位分布图 nba比分牌 双色复式8加1中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