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維和戰隊 > 第0256章 哪來的老鼠?

第0256章 哪來的老鼠?

   
    “本人,聯合國警察沙全才,你是?”沙全才站在勞倫斯跟前,挺直了腰桿,猶如一尊鐵塔一般,聲如洪鐘。
    不得不說,軍人有軍人的鋼鐵氣質,真正的警察有警察的霸氣和剛毅,這兩個方面,沙全才真就都具備了點,往那里一站,衣著整齊,雖然舊了些,但筆挺、利索,猶如虎軀的身體更是平添的幾絲威嚴。
    再看那勞倫斯五個扣子只扣了兩個,習慣的擺著手,干瘦干瘦的身體,看起來像個大蝦,下巴上臟乎乎的稀疏胡子,看起來倒像是大蝦的須子了。
    “啊,啊,沙全才先生啊,我是監獄長勞倫斯,不知道你們這是……”他大咧咧的說著,扭頭繞過老沙的身子,向著他身后看了看,還差異不是說好來干活的嗎,怎么就開SUV防暴車來了啊。
  沙全才見他心不在焉,還在那里擺譜呢,嘴里冷哼了一聲,滿是怒火的目光又朝他靠近了些,都快貼在他臉上了,聲音嚴肅的說:
  “什么?你是監獄長,還受雇于我們總部?就你這個模樣,像嗎!噗,我拒絕和你打交道,因為你違反穿著制服規定,樣子猥瑣,嚴重影響了國際職員形象,你這個帽子啊……”
    嘴里說著,沙全才很是自然,又毫不客氣的拍著他的腦袋,猛的一擰,嘴里斥責著“帽子你都戴歪了,帽徽你對著后面,你這是目無王法,鄙視總部呢,你給我好好改改……”
    一個超大的巴掌壓在了勞倫斯的腦門上,像個緊箍咒似得,沙全才一點沒慣著他,猛的擰了了一圈,直疼的勞倫斯齜牙咧嘴的,羞怒之下,一只手還想巴拉開那只大手呢,沙全才的手緊箍咒一般,他那里撼動的了,可腦門上的劇痛一點都沒減弱,腦子里一陣迷糊,晃晃悠悠的,差點坐在了地上。
    這家伙是蹲在地上擺脫了沙全才大手的,一下子就想起來反對,沙全才聲音冷漠的說:“別吵吵,就你現在這個模樣,我直接送你去總部,交給紀律部門,叫你直接脫衣服滾蛋。”
    老沙平時沉默寡言,但是對于這種人,話語不多,絕對兇狠嚇人。
    說完,他退后一步,恭恭敬敬的讓著龍威說:“隊長,您先請!”
    龍威走到羅倫斯跟前,像是看一條哈巴狗似得,鄙夷加斥責的說:“你這個老頭,平時不好好工作,弄得和乞丐似得,哪有國際職員的樣子,我警告你,這個大個子有脾氣呢,性格耿直,碰到你這種邋遢的家伙,以前都不說話,直接脫了你的衣服教訓,你好自為之吧。”
    訓完了他,勞倫斯終于松了口氣,正要抬頭狡辯呢,后面一個小胖子過來了,托起他的下巴,有些失望有些憐憫的說:“老頭啊,你啊,已經違反了總部規定的第一條,第八條,第五十六條,還有三百七十四條,我們長官要是急了眼,估計你現在就得下崗……”
    朱帥擺出的是整個任務區最佳演員的模樣,拉著臉,看起來全然是為了這個老頭著想,聽得勞倫斯一驚一乍的,跟在后面灰溜
  溜的樣子,似乎感覺這樣自己好沒面子,馬上頤指氣使的叫著身邊的一個警員:“看什么看?他們就一群來清理衛生的人,快工作去,叫那些該死的家伙都老實呆著,誰也不能多嘴。”
    他們進了屋,龍威大馬金刀的坐在了沙發上,靜靜的呆著,瞧著這個辦公室的擺設,中間是兩張辦公桌,墻上掛著各種規章制度,幾把槍,幾個警棍掛在墻上,桌子上亂糟糟的,什么東西都有,不少艾滋病宣傳單散落著。
    沙全才重新看了看眼前的勞倫斯,這家伙都是反應很快,早就把衣扣和帽子整理利索了,只是看起來怎么都像個做了不少虧心事的家伙。
    “勞倫斯是吧?我們來有公干,公干之前,按照國際慣例,必須了解掌握你這里的情況,比方說適不適合開展工作,在這里干活有沒有危險,總之,就是你這個地方安全性、衛生環境怎樣?”沙全才輕咳一聲,然后鄭重的問他。
    似乎,他這么一說,勞倫斯一下子清醒了不少,暗想:“剛才給我下馬威,可有什么用啊,你們不就是來給我排污的嗎,還衛生,安全,本獄長一直兢兢業業,弄的好好的,你們挑不出理來,那就給我干活吧,那些豬一樣的囚犯產生的垃圾,一堆堆的,糞池子里都給你們攢了好幾天了……”
    他前幾天就得到科爾諾的消息了,科爾諾在電話里怎么和他說的,還給他留下了總部瓊斯的電話,雙方都交流了什么信息,這些情況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    他往后走了幾步,轉身時指著外面,洋洋得意的介紹說:“這個監獄嘛,建造于十年前,現在由總部和政府共同負責,總部發揮監督指導作用,現在關押殺人、搶劫、販  毒、盜竊、侵吞財務等等類型犯人六十多人,本監獄長任職以來克己奉公,恪守職責……”
    這家伙見沒人再問,似乎都在認真的聽著,更是洋洋得意了:“你們說的安全和衛生問題,請不要擔心,我這里是全國最好的監獄,擁有最完備的安全設施,別說有人敢在這里面鬧事,就是飛進來一群蒼蠅,兩分鐘也能消滅掉了,還有衛生……”
    龍威目光微低,看著他沒穿襪子的腳脖子,臟了吧唧的,很多淤泥在上面呢,真就不知道他臉皮怎么這么厚。
    “嗯,你們疫情防范的怎樣?這個可不光是關于人犯生命安全,還關乎我們工作人員的安全,這個我必須提醒你,不具備條件的話,你可得好好想想了。”沙全才舉起寬大的手掌,提示他說。
    這家伙又是一陣口若懸河的宣講,有的沒有的都說,什么三天一清理,五天一消毒,經常邀請衛生部門人員過來檢查,這里的一切絕對沒問題。
    “各位,你們可以開始排污抽糞了吧,我可聽說了,你們的設備嘛,還算不錯的,管子插進去,發電機啟動,一會就能完事了,那樣的話,我這里的衛生又好了不少,只是本監獄畢竟是監獄  ,條件簡陋了些,麻煩你們自帶食物和飲水,因為我這里食物數量有限,本監獄長薪水嘛……”勞倫斯牛氣哄哄的說著,擺
  出了一副摳門的嘴臉,變得直言不諱了。
    龍威靜靜的看著一眼不發,只是手指輕輕談了談沙發扶手上的灰塵,灰塵飛濺,他一下子躲閃回來。
    就在這時,桌子底下發出幾聲吱吱的聲音,有什么東西在那里跑呢。
    勞倫斯先是看了一眼,緊張的臉色馬上安定下來,喃喃自語道:“沒問題,絕對沒問題,那個阿里每天必須給我跪在地上好好擦地,否則我會毫不客氣的給他加刑的。”
    眾人還是沒說話,只是桌子下面的動靜更大了,一個尖嘴巴的小動物一下子跑了出來,一下子竄到了椅子上,肆無忌憚的看著勞倫斯,勞倫斯見是一只老鼠,馬上揚手就打。
    打走了這個家伙,突然發現桌子底下又跑出來四五只,一個個雪白的毛發,黃豆大的眼珠子,和普通老書不同的是,這些家伙根本就不怕人,見他動手驅趕,一個個在房間里來回逃竄,他這邊剛踢開,馬上就有兩個跳到了桌子上,弄的沙全才惡心的站了起來,往后站了站,盡量的躲避著,不由的責怪起來:“老小子,你這不是撒謊嗎,這么多老鼠,是不是你養的啊,我懷疑你這里又鼠疫的隱患。”
    不大的房間里,四五只老鼠肆無忌憚的跑來跑去,它們似乎不碰龍威他們幾個,對勞倫斯一點都不客氣,時而在桌子上窗戶上飛奔,時而吱吱叫著相互追趕,似乎是著魔了一半,看起來異常的嚇人。
    龍威見此情景,一下子站起來了,拂袖而去,站在門口了,冷聲警告說:“勞倫斯,你說怎么辦吧?這件事要是弄不明白,我將投訴你監獄里衛生條件惡劣,不光不適合開展工作,還容易引起重大疫情,根本不適合工作。”
    勞倫斯砰砰跳跳的躲閃著,一下子失態的喊了起來:“貝爾納、艾迪生,你們都是聾子嘛,趕緊來抓老鼠,該死的老鼠,這都是哪里來的啊。”
    聽著他著急的喊聲,警長貝爾納、艾迪生,一胖一瘦的兩個家伙,帶著四五個警員沖了進來,一看屋子里的情況,頓時面露兇光,胖子貝爾納還算機靈,抽出警棍,指揮著兄弟們喊道:“去兩個,保護著他倆,其他的給我好好抓老鼠,抓不住直接打死,這些討厭的家伙,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。”
    朱帥坐在沙發上,擺弄著手機,似乎很厭倦,似乎又覺得無聊,不斷的跺著腳,他這么跺腳,竟然沒有老鼠敢靠前,再看沙全才拿著勞倫斯提供的材料,正在耐心的翻看著,一只老鼠嗖的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,他看都沒看,手里的油筆猛的一抽,那老鼠發出了一聲犀利的慘叫聲,跌落在了地上。
    十多分鐘后,兩個警長四五個警員,累的氣喘吁吁的,幾經努力,終于把幾只老鼠給生擒的生擒,打死的打死,一時間屋子里充滿了血腥味,散發著老鼠血糊糊的毛毛。
  他們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時,勞倫斯土撥鼠般的眼睛眼珠子轉悠了幾圈,一直看著里面的沙全才和朱帥呢,嘴角勾起了一絲陰險之色,暗道:“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腳,今天……”

  http://www.28396475.com/html/113/113148/4685520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28396475.com。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qxs.cc
英超联赛2018赛程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