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網 > 江山風雨情之雍正與年妃 > 第3425章 一場虛驚

第3425章 一場虛驚

        皇上本是灰心沮喪之際,卻是不想才因為含煙的一個“二更天”而曙光初現,緊接著她又主動招供了這件事情,皇上一向思維縝密,總是能從細微之處發現大問題,這也是他從前奉旨辦差的時候能夠屢屢挖掘到新情況新線索,挖出貪官污吏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性使然,含煙不過是隨口一句,卻是立即被皇上抓住了核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你要說那天晚回來了一會兒?那天晚上娘娘有什么事情要辦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見皇上的臉色才剛剛好一點兒就又立即變得難看起來,含煙實在是太不能理解,這世上簡直是沒有比皇上翻臉翻得更快的人了!然而不管她再是如何不能理解,皇上又變成了兇神惡煞的活閻王,含煙為著冰凝著想,只得是據實相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萬歲爺,娘娘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辦,而是那些日子,娘娘每天晚上到了一更天左右的時辰就要彈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,再說一遍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上這回是真的要瘋了,雖然他的耳朵并不聾,頭腦也是萬分清醒,含煙的話他是聽得一清二楚、明明白白,然而她剛剛所說的那句“娘娘每天晚上到了一更天左右的時候就要彈琴”這幾個字在他的耳中聽來,竟是如天籟一般,那么的美好,那么的動聽,以致于以為自己身在仙境,出現了幻覺,所以他才會要求含煙再說一遍,他既是想要再確鑿一下,更是想再多聽一次,讓他明明白白地感覺到自己不是在虛無飄渺的世界里做白日夢,而是在活生生的現實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含煙萬沒有想到,自己平平常常的一句話,皇上又不再是兇神惡煞的活閻王了,而是一臉焦急,一臉期待,一臉激動,眼光中似乎能冒出焦灼的火焰來,果然是這世上翻臉最快之人!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萬歲爺,民女不知您想要民女再把哪一句再說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‘娘娘每天晚上到了一更天左右的時辰就要彈琴’這句!”

        含煙聽完皇上的吩咐,登時覺得哭笑不得,他竟然能夠將她的話一字不差地原樣復述一遍,說明他完完全全地聽清楚了,也記住了,可即便是這樣,居然還要她再重說一遍,這又是為何?她又不是唱戲說曲的,因為這句話唱得好聽,皇上還想再聽一遍?

        見含煙遲遲疑疑地不肯再開口,皇上可是沒有那么多耐心,登時又變成了兇神惡煞的活閻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說不說?”

        含煙真是沒有見過這么又可笑又不可理喻之人,然而為了冰凝,她不得不將所有的一切疑惑、不滿、抵觸等等情緒統統都咽回肚子里,機械地回道:“娘娘每天晚上到了一更天的左右的時辰就要彈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見含煙重復完這句話之后,半晌沒有了下文,皇上又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然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……,然后……,那個,娘娘為何要在一更天彈琴?你剛剛不是說娘娘通常都是在早上或是午休醒來之后彈琴嗎?怎么突然間又換成了一更天彈琴?你到底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?你如此出爾反爾,難不成是心里存了鬼花樣,想欺騙朕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上不但是這世上翻臉翻得最快之人,也是這世上最理智之人,更是這世上心思最縝密之人。在得到了“冰凝每天到了一更天就要彈琴”這個天大的喜訊之時,他竟是沒有因為激動而喪失理智,更沒有喪失縝密心思,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含煙回話中的前后矛盾之處,心情一下子從萬分驚喜變成了驚恐萬狀:難不成朕中了這個奴才的奸計,空歡喜一場?

        含煙眼見著皇上又在瞬間恢復了活閻王面目,登時是又氣又恨,畢竟被人冤枉誤會是一件極為窩火的事情,然而若不能盡快洗刷自己的冤屈,豈不是要讓冰凝受牽連?為此含煙只得是暫時放下自己的得失,盡快為冰凝洗脫冤屈,當即是擲地有聲、義正言辭地開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萬歲爺,民女回稟您的每一句話都屬實,沒有半點虛言,娘娘確實是常在清早和午休醒來之后彈琴,但是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,有一天在晚膳之后突然起了彈琴的興致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,從那之后,每天都要在晚膳之后彈一會兒琴。只是這個晚膳之后的彈琴是增加了一次,并不是說白天娘娘就不彈琴了,娘娘清早和午后也還是會彈一陣子琴的。因為這是娘娘從五六歲開始學琴的時候就一直是這個習慣,那么多年了,從來沒有改變過,所以第一回民女回答您的時候,說的是娘娘平日常在清早和午后彈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,謝天謝地,謝天謝地,朕可真真的是要被嚇壞了。含煙的一番解釋成功地消除了皇上的疑慮,發現是虛驚一場,皇上在心里暗暗地慶幸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見皇上的臉色大有好轉,含煙自然也是異常歡喜,于是就趁熱打鐵多說幾句,以便充分證實自己所言非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過有一個情形民婦還沒有來得及說,就是自從那天去岫云寺上香回來晚了,小姐將琴弦彈斷之后,就再不也彈琴了,不但晚上不彈,就是連白天也不彈了,可是把民婦給嚇壞了。因為娘娘自幼學琴,刻苦研習,每日不綴,就像吃飯睡覺一樣,已經成了娘娘每日不可缺少的差事,偶爾因為生病會斷了讀書寫字,而這彈琴卻是一天都沒有斷過,所以民婦見娘娘從此不再動琴,害怕娘娘因為不適應而生了病,因為彈琴這個事情對娘娘來說,就跟吃飯睡覺一樣,人若是不吃飯睡覺就要生病同,娘娘不彈琴也是一樣會生病,于是就竭力勸娘娘,可是娘娘竟是一個字也聽不進去,后來嫌民婦哆嗦得太多了,還直接發了火。娘娘可是菩薩心腸的主人家,民婦服侍那么多年,可是數得上來的幾次見到娘娘朝民婦發怒。這個,民婦所說千真萬確,您在前天不也知道了嗎,娘娘的琴一直留在了年府,都沒有放在陪嫁的箱子里。只是民婦不知道,娘娘怎么在園子也沒有置辦一架琴呢?難不成這么多年一直都沒有再彈過琴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,請勿轉載!

  http://www.28396475.com/html/86/86589/2620858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28396475.com。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qxs.cc
英超联赛2018赛程表